服务电话:133921763

“酸碱体质”骗局是则怎么的寓言?

发表时间: 2018-12-26

原来,靠小苏打撑腰的所谓“碱性疗法”,不过是挖坑设套的一场话术。只是,各类养生骗局转型升级的速度,早已把破费者的抗忽悠才干甩在八条街之外的远处。还记得胡万林的“脱水疗法”吗、还记得林光常的“生吃实际”吗?至于张悟本的《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》、马悦凌的《温度决定生老病去世》……无论科学传播公益团体“科学松鼠会”等如何费心巴力辟谣跟打假,总有很大一部分受众抱着“宁信其有”的态度前仆后继。

养生谣言骗钱也就罢了,这种伪科学一旦着了道儿,有病成大病、没病也得病。造谣澄清得多了,有个问题不免叫人困惑:这些肆意传布养生谎言的自媒体,在收割了流量红利之后,作为忽悠产业的幕后推手,不应该承担始作俑者的法律义务吗?这个任务,当分为两个方面:一是拼贴传播者的责任。一知半解、甚至纯博眼球的“保健文”、“摄生文”,仅仅靠封号处理能永空前患吗?二是平台发布方的责任。不去审核、甚至为民除害的相关平台,仅仅是在辟谣上瞎折腾,前置审查或关键词过滤机制都不起作用,这究竟是牛栏关猫还是放任煽动?举个事实的例子,“酸碱体质”骗局尘埃落定多日,然而在微信公号里检索“碱性体质”要害词,依然存在海量此类伪迷信热文。

前不久,“酸碱体质实践”在美国被判为骗局。美国圣地亚哥法庭裁决“酸碱体质理论”首创人罗伯特·欧·扬抵偿一名癌症患者1.05亿美元。此事一经报道即时引起广泛关注。相干理论在中国的“市场”也不小,在自媒体平台,支持“酸碱体质理论”的文章为数不少。(12月24日 法制日报)

“酸碱体质”骗局漂洋过海,不仅跨世纪、而且跨国籍,这或者说明两个基本情理:一则,养生保健成为不折不扣的刚需。2018年10月最新数据显示,微信用户中55岁至75岁的用户达6100万,仅占总用户数的6%,然而,在微信谣言防护机制触发用户中,50岁以上的用户占了43.5%,大幅超过其余年事层。这其中,他们最容易被“关怀式养生保健类谣言”击中。至于晚辈因戳穿养生流言而被踢出家族群的例子,也是叫人五味杂陈。二则,辟谣机制显然跑不外谣言的步调。比喻在微信上,只管有民众平台辟谣中心、谣言过滤器公众号、微信辟谣助手等不停奔走,但养生保健中“复制黏贴”的花式谣言仍是泛滥成灾。海量的医疗保健类谣言和有限的辟谣机制力量,不在一个PK的层级上。

有人说,“酸碱体质”易破,“易骗体质”难改。这话显然颠倒了责权同等的因果关系。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与物质生活水平提升,养生保健范围斗智斗勇的故事大略只会更为繁复多彩。最关键的,不是花费者的防忽悠指数,而是医保、科普跟法治合力构筑的固若金汤——惟其如此,方能让谣言少些生财之道、让辟谣多些成本之虑。

圈套完了,问题来了:“酸碱体质”之世纪大忽悠真相大白,而基于骗局之上的各种爆款“弱碱性”保健品,自此当前当何以自处?